• <table id="g66kk"><noscript id="g66kk"></noscript></table>
    <blockquote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lockquote>
  • <bdo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do>

    律師文集

    律師文集

    您當前的位置: 北京建筑律師 > 律師文集 > 建筑法規>正文
    分享到:0

    ????  幾千塊錢,在許多城里人眼里或許并沒有太多重量,一桌上點檔次的飯菜,或是一身顯示地位的名牌,有也行,沒有,也不會給生活帶來太大影響;但對于許多農民工而言,那是他們辛苦了一年的血汗,是他們孩子明年上學的新書包,是他們久病親人急需的一劑良藥……?!把瑰X”,承載了他們太多生活的沉重和希望,所以,他們要不計代價的四處奔走呼號,為了并不復雜的生活。

      3.3億元,黑龍江省勞動部門在2004年一年清理的拖欠農民工工資額,比前三年清欠總和的兩倍還多出7000萬,數以萬計的農民工千盼萬盼終于拿到了自己的血汗錢。透過這個令人興奮的數字,在少人手、缺資金的勞動部門傾力而為的背后,還有著諸多容易被有意無意間忽略的隱憂。

      “法規不頂用,還是行政手段好使”

      拖欠農民工工資90%以上發生在建筑行業。建筑工地人員流動性強,農民工占絕對主體,加之目前建筑市場本身的不規范甚至有些混亂:建筑管理隊伍素質差,無法做到有效用工管理,很難使勞資兩方達到和諧;一些皮包公司、冒牌公司依然存在,包工頭非法承包、分包工程后產生的欠薪問題屢禁不絕。

      黑龍江省勞動和社會保障廳勞動監察處處長崔俊民說,“相關建筑法規存在先天不足,工程開工之前,開發商只須預先支付工程總造價30%的資金,而剩余的70%什么時候給?可以中間給,也可能竣工后給,事實上就是先交上30%的資金就合格了?!绷硗?0%的資金風險已經逐級轉向工程下游,處于最弱勢的農民工,作為工程鏈條末梢卻承擔著最大的風險。

      崔俊民說,“現在很多建筑公司墊款干工程,靠貸款維持工程進度,相對強勢的開發商而言,建設商處于劣勢,過去在材料費上可賺取的差價早已收歸開發商所有,現在他們只能掙人工錢,人工費再想多掙,就只能掙農民工的錢了?!?

      建筑行業發生的農民工欠薪案,勞動部門的查處往往力不從心,而建筑行業行政管理部門的“出手”卻可輕松扭轉勞動部門的尷尬局面?!艾F在雖然說依法治國,但遠沒有達到那種程度,一些法規并不頂用,還是主管部門的行政手段好使”,一位諳熟建筑市場游戲規則的業內人士說,“因為建筑主管部門手里有掌握著生殺大權,你不還工程款,明年就不允許你進入建筑市場參與招投標,這就等于斷了建筑企業的生路,如果建筑企業一年沒有活干,第二年就等于自動退出市場?!?

      正是懾于這種壓力,建筑主管部門一旦出頭,一些欠薪案便會迎刃而解。這種超越規則的解決方式,實際暴露出的是相關法規的脆弱和行政鐵腕的強勢。

      基層法院:難走通的“綠色通道”

      對于勞動部門而言,許多案件通過行政手段無法處理,必須得走法律程序,在黑龍江省勞動部門所經辦的后續案件中,有三分之二都需通過法律渠道解決,而一些基層法院為討薪民工開通的“綠色通道”卻并不通暢。

      最高人民法院和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三令五申,“法院要積極為農民工行使訴訟權利提供便捷和暢通的渠道,簡化各種手續,加快案件運轉速度,要盡量運用簡易程序,減少不必要的工作環節,快立、快審、快執。對農民工索要勞動報酬和人身傷害賠償金的案件,一律不預收案件受理費、財產保全費和執行案件受理費,待結案時依據實際情況規定減免,嚴格控制、合理執行實際支出費用,保證農民工打得起官司?!?

      “基層法院的落實并不盡如人意”,崔俊民說,“有一個農民工欠薪案子,這些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沒錢、也不知道上哪去打官司,我只能以勞動部門的名義把他們介紹到某區的一個法院,經過跟這個法院的院長和立案庭庭長反復電話溝通,他們才受理了這個案子。四個月后,農民工又找到勞動部門來了,說法院那邊立完案到現在還沒有信兒,他們去找了好幾次,法院的人告訴他們‘等到著吧,還得調查取證呢’,四個月沒取完證,不可能吧,經過我們勞動部門干預的案子還辦到這個程度,農民工自己去打官司的難度就可想而知了?!?

      崔俊民介紹,去法院打官司的農民工本身已經到了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地步,根本沒錢支付訴訟費,然而上級人民法院對農民工打官司的體恤與照顧,到某些基層法院蕩然無存了。把農民工拒之門外,工作量就少了,而訴訟費這個門檻正好可以用作“隔離帶”。

      “有些法院可能案子比較多,要挑有標的額大的來辦,農民工討薪案辦100個也掙不了幾個錢,還費事”,崔俊民分析說,另外農民工也都不愿意去法院,因為他們普通擔心:一是要錢,二是整得慢,三是怕里邊有“貓膩”。

      “追討工錢的農民工迫切需要法律援助,勞動部門行政手段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們就只有走法律渠道,法律渠道再不通,農民工就等于死路一條了”,崔俊民擔憂地說,“在這種情況下農民工勢必要對社會、對國家產生困惑?!?

      “死案”造成局部清欠“死局”

      崔俊民介紹,“由于‘三無、兩脫、一不清’而造成的死案,保守估計,累計拖欠的農民工工資也得有1個億?!闭沁@些由于這些“死案”,才使得勞動部門在的清欠行動局部出現“死局”。

      “三無”,是指欠薪案中的農民工,沒有欠據,沒有工票,沒有勞動合同。沒有任何憑證,勞動部門就無法立案,更無法追討。

      “兩脫”,是指“脫鉤”和“脫殼”。崔俊民說,“脫鉤”是指根本沒有建筑資質的企業,掛靠到有資質的單位,每年交一定的管理費,攬到工程開工拿到錢,與掛靠企業脫鉤后“人間蒸發”了。而欠農民工的錢只能找掛靠單位要,但掛靠單位往往連自己職工工資都開不出來,追討就斷了線。

      “脫殼”是指國有企業搖身一變成了股份有限公司,老總、總工、財務都沒變,但債務留在原來企業了,從法律上講,責任主體沒有了,討薪案就變成了死案。

      “不清”是指賬目不清,一些地方的建筑單位以工程質量不合格或雙方發生過經濟往來為由,拒付農民工工資甚至倒打一耙說農民工欠錢,而由于當地又缺少相關的仲裁、評估機構,所以使欠薪案出現“剪不斷,理還亂”的局面。

      政府欠薪:“想要罰你不容易”

      在農民工工資拖欠主體中,政府欠薪能占到20%左右。而面對政府欠薪,勞動部門就顯得左右為難無所適從。崔俊民說,“我們本身就是政府下屬的行政部門,怎么向其它政府部門要錢,政府罰政府,從道理上也說不過去,拿他們沒辦法?!?

      一些地方行政長官搞的政績工程也成為農民工欠薪大戶。崔俊民說,政績工程來自于長官意志,某些領導讓國有建筑企業為城市發展做點貢獻,一句話就使企業不敢要錢了,因為國有建筑企業領導的任職位和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且政府的其它工程還要再干。某些地方領導在任時興建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什么“世紀廣場”、“世紀大道”,升遷后還款任務卻留給了后任,進而造成拖欠建筑單位工程款,而農民工又要跟著建筑單位吃“鍋烙”。

      崔俊民介紹,僅黑龍江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一家就拖欠農民工工資3000、4000萬元,因為他有7.8億元的工程款清不回來,其中有2.7億元是政府拖欠的,公司沒錢給農民工發工資。

      2004年10月1日開始實施的《黑龍江省農民工工資保障規定》,是我國第一個由地方政府頒布的為農民工維權的地方性法規章,這個規章在維護農民工權益,使相關部在處理欠薪案時有法可依的同時,其力度也讓略感遺憾。

      《黑龍江省農民工工資保障規定》第十二條規定,“建設單位在領取施工許可證前,應當按照工程合同價款的3%向勞動和社會保障行政部門交納工資保障金?!钡珜嶋H操作中卻困難重重,崔俊民說,“如果某市政府的工程沒有交納保證金就開工了,這個市的勞動監察大隊能去處罰市政府嗎?這個市下屬的建設局能不批準它開工嗎?”一些地方的行政干預不可阻擋,政府下屬部門無法對政府首腦機關形成制約,此時的規章似乎成了一紙空文。

      農民工“血汗錢”追討背后的隱憂,昭示著追討之路的復雜與漫長,伴隨著民主法制的日臻完善和“民本”思想逐步深入人心,我們希望:面對一年的辛勞,所有農民工的臉上都能綻開出他們當年面對豐收時的笑容。

    ???

    掃一掃關注北京建筑律師
    欧美老熟妇aⅴ网,国色天香影院免费观看,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永久视频不卡
  • <table id="g66kk"><noscript id="g66kk"></noscript></table>
    <blockquote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lockquote>
  • <bdo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