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g66kk"><noscript id="g66kk"></noscript></table>
    <blockquote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lockquote>
  • <bdo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do>

    律師文集

    律師文集

    您當前的位置: 北京建筑律師 > 律師文集 > 建筑合同>正文
    分享到:0

    關鍵詞: 違約/救濟/期待利益 內容提要: 保護允諾對方的“期待利益”是美國合同法及美國違約救濟制度的首要目標。美國違 約救濟制度中計算期待利益的基本方法是“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法”和“價值減損法 ”。同時法律實踐中也逐步發展出了限制這種期待利益范圍的幾項原則,即可預見性原 則、確定性原則和可避免之損失原則。

      一、違約救濟中計算期待利益的基本方式

      美國合同法的宗旨或目標是:為實現那些由允諾所誘發的期待,當允諾被違反時,合 同法通過將允諾對方(即受違約侵害的一方)置于假設允諾已兌現的狀態,或稱“給允諾 對方以合同的收益”,來保護他的期待。[1]這里提到的“期待”又稱允諾對方的“期 待利益”(expectation interest),它并不等同于受侵害一方在簽約時的期望,而是指 假設合同得以履行其對受侵害一方的實際價值。保護允諾對方的“期待利益”是美國合 同法及美國違約救濟制度的首要目標。這也體現了美國違約救濟制度最具根本性的觀念 ,即它們最終都指向“補償”受違約侵害的一方?!逗贤ㄖ厥?二)》(以下簡稱《重 述(二)》)的報告人法恩斯沃斯在《法恩斯沃斯論合同》中有這樣的評論:“我們的合 同救濟制度并不是通過強迫允諾方(履約)的方式來阻止違約,而是通過向允諾對方提供 救濟的方式來補償違約(損失)?!盵2]由違約救濟的這一“補償觀”所衍生的一項貫穿 于整個違約救濟制度的基本原則是:“受違約侵害的一方不應被置于比假設合同已履行 其所應處的狀態更優的狀態中”(注:《合同法重述(二)》第90節“合理誘發行動或克 制行動的允諾”的評述d闡述:“……除非允諾方不當得利,賠償不應將允諾對方置于 比履行允諾更優的狀態?!?。我們下面討論美國合同法的理論和實踐中對合同期 待利益保護的基本方法。

      《重述(二)》的表述是:受違約侵害的一方應獲得“根據具體情況而定的收益損失, 加上違約造成的附隨損失(incidental damage)和間接損失(consequential damage)”( 注:《合同法重述(二)》第347節“賠償金計算總則”部分規定:“受第350-353節的條 件規限,受違約侵害一方有權獲得依據下列因素計算的期待利益損失:(a)由另一方不 履行或履行缺陷導致損失的另一方的履行對他的價值,加(b)其他損失,包括違約導致 的附隨損失或間接損失,減(c)其不必履行所節省的成本或其他損失?!?。

      具體講,受侵害方應獲得違約方所允諾的、在合同約定的時間和地點其將獲得的履行 內容之經濟等價物(economic equivalent),加上違約所造成的其他損失或收益妨害。 如果違約發生在受侵害一方履行合同之前,則違約賠償金應扣除受侵害的一方因不必繼 續履行合同而節省的費用開支;這是由違約救濟制度中“防止損失擴大”原則或“可避 免之后果”原則所決定的,即“受侵害一方不應就無需蒙受過多風險、負擔或羞辱即可 予以避免的損失獲得賠償”。[3]

      那么“根據具體情況而定的收益損失”在司法實踐中又是如何被界定的?一個簡單的建 設合同案例常被美國各類合同法教材用來說明這個問題:某建筑承包商與業主簽訂了一 個房屋建筑合同,假設合同總價款為70萬美元(含材料費),由業主按建設進度付費。在 承包商部分履行了合同并收到業主支付的40萬美元工程款后,承包商拒絕或是無法繼續 履行合同。此時如果業主請其他承包商完成該項工程需要的合理費用為40萬美元。為了 將受違約侵害的業主置于假設合同已履行完的狀態——花70萬美元建好一座房屋,法院 應判決違約承包商向業主支付10萬美元賠償金,即業主完成合同約定的履行需要多支出 的成本。因此在這類情況下,“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法”(cost of completion)是業 主作為受侵害一方應得違約賠償金的通常計算方法(扣除其無需繼續履行合同而節省的 成本)。

      但并非所有建筑合同中的業主都能適用這一方法來計算其期待利益損失。在著名的Jacob & Youngs,Inc.訴Kent案[4]中,承包商在建房過程中使用了品牌與合同約定不符 、但在物理結構上與約定品牌的管道并無二致的鍍鋅鐵管道。如果按上述通常的期待利 益計算法,就應當算出將已安裝在整個房屋墻壁內的管道全部拆除并重新安裝與合同相 符的品牌管道的費用,以此作為對受侵害的業主的賠償金。顯然,這樣計算不符合“防 止損失擴大”的基本救濟原則??ǘ嘧舴ü僭诖税傅呐袥Q中認為:如果承包商的履行瑕 疵是結構性的,業主因此將處于危險的環境之中,那么業主就應獲得與重作成本(或修 理成本)等額的賠償金;但本案中承包人的履行瑕疵并非結構性的,而承包人所使用的 管道與約定品牌的管道在物理上結構上并無二致,這些事實使法庭不能支持原告與重作 成本等額的賠償金請求,而只支持以“價值減損法”(diminition in value)計算出的 賠償金額,即以違約履行與約定履行的價值之差作為給受侵害方的賠償金額。而該案中 采用這種計算原則只讓原告獲得了“象征性損害賠償金”。

      上述適用于業主的兩種期待利益損失計算法的不同之處在于,“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 本法”以當前的違約狀態需要“矯正”到假想的履約狀態為計算前提,將這一矯正所需 耗費的成本作為對期待利益予以救濟的額度;而“價值減損法”則以維持當前的違約狀 態不變為前提,將違約狀態與假想的履約狀態的價值之差作為對期待利益予以救濟的額 度。實踐中,法院依“可避免之損失”或稱“防止損失擴大”原則[3]在兩種計算方法 中作出選擇:在一般情況下采用“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法”;但如果:1)違約方的履 行瑕疵為結構性瑕疵,或2)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過大,或3)對受侵害方而言合同的目 的僅為倒手獲利或投資,而不在于合同的履行本身等,法院則會傾向于采用“價值減損 法”計算受侵害方的損失;除非法院很難以“合理的確定程度”(reasonablecertainty)證明“價值減損”的大小,因而只能采用“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法”[5] ,即使這樣計算的結果有可能對原告構成了一筆“意外之財”。

      一般而言,如果上述列舉的三個因素之一在案件中出現,法院的判決會相對容易些; 但當兩個因素同時出現且相互矛盾時,判決就可能產生爭議。如Peevyhouse訴Garland Coal & Mining Co.案[6]的判決就遭到了批評。該案的被告在原告擁有的農場土地上為 原告作露天采礦,并在合同中允諾其在完成采礦后將對原告的土地作恢復工作?;謴凸?作的成本經估算為29,000美元,遠遠超過土地因此將產生的增值300美元,而整個農場 的價值也只有5000美元,但原告堅持把原合同的履行作為最終目的。顯然,完成約定履 行所需成本此時與合同目的之間產生了矛盾。法院推翻了被告應向原告賠償5000美元的 陪審團裁定(jury verdict),判決原告只獲得300美元的賠償金。許多案件都將此案的 判決引為反例,認為如果合同標的是原告的“個人居所”且原告堅持實際履行,賠償金 應按“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法”計算[7]。還有學者認為該判決“鼓勵了不履行合同 的行為而讓人尤難接受”[8]。

      “完成約定履行所需成本法”和“價值減損法”都是在不動產所有者或者業主作為受 侵害的一方時法院采用的賠償金計算方法,對建筑、裝飾裝璜、采礦、基建等合同的業 主一方均適用。那么提供勞務的一方即工程承包方受到違約侵害時的期待利益損失又應 怎樣計算呢?由于承包方的期待利益損失就是他的“預期利潤”損失,因此假如承包方 尚未開工業主就已違約時,其期待利益損失應為合同的總價款減掉承包方履約的總成本 概算后的余額;假如承包方在業主違約時已部分履行了合同,則該損失應為合同的總價 款減去他完成約定履行尚需花費的成本(cost of completion)后的余額。

      在違約救濟制度中,美國合同法通常將建筑工程的承包商、貨物買賣合同的賣方、貨 物批發商等歸為貨物或服務的“提供者”而給予同等或類似的對待,而將不動產業主、 貨物買賣合同的買方均

    掃一掃關注北京建筑律師
    欧美老熟妇aⅴ网,国色天香影院免费观看,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永久视频不卡
  • <table id="g66kk"><noscript id="g66kk"></noscript></table>
    <blockquote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lockquote>
  • <bdo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