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g66kk"><noscript id="g66kk"></noscript></table>
    <blockquote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lockquote>
  • <bdo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do>

    律師文集

    律師文集

    您當前的位置: 北京建筑律師 > 律師文集 > 建筑工程>正文
    分享到:0

      如此謹慎而又迂回的受賄過程,竟然還是被拔出蘿卜帶出泥,這令趙詹奇萬萬沒想到。趙是浙江省原交通廳廳長,兒子是他受賄過程中最主要的“托”。今日,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此案。

      趙詹奇是被“龍元行賄串案”拖出來的又一位正廳級干部,此前湖州市原市委書記徐福寧,因收受“龍元賄賂”一審獲刑十年半。

      1998年,趙詹奇擔任杭州蕭山機場工程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而龍元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在他的幫助下,在公開招投標中過關斬將,一舉拿下了機場航站樓工程的承建權。

      庭上,趙對檢察機關的指控一攬懷中。但他卻強調,他沒有直接從龍元公司處拿過一分現金。

      公訴書稱,龍元公司在中標后根據事先約定,支付給趙詹奇的情人汪沛英“業務費”

      55萬元;2002年11月,龍元公司項目經理徐文通為再次感謝趙詹奇的關照,將20萬元現金拱手交給了其兒子趙廣宇。

      趙廣宇,趙詹奇受賄案中最大的“托”。面對檢察機關的調查,他曾坦承:“我成了父親受賄的工具!”

      同樣是在趙擔任蕭山機場工程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期間,新加坡英德龍機械工程有限公司在機場行李處理系統的招投標中勝出。這個忙也是趙詹奇幫的,交換的條件是該公司聘用其兒子為該項目招投標信息“咨詢員”,并約定事成之后,支付標的總額3%至5%的“咨詢費”。

      公訴書稱,1999年,英德龍公司先后兩次以“咨詢費”的名義送給趙廣宇新加坡幣1萬元、美元5.8萬元。

      毛建強,趙詹奇的江蘇老鄉,該案中另一名重量級的行賄人,浙江錢江建筑工程公司三分公司的經理。

      他在調查筆錄中是這樣說的:“不停地通過趙廣宇送錢給趙詹奇,目的就是為了取得更多的幫助,背靠大樹好乘涼!”

      指控稱,1998年和1999年的春節,毛當著趙詹奇的面送給趙廣宇兩個紅包,合計1萬美元;2002年10月,在趙詹奇表示贊賞后,又送給趙廣宇人民幣36萬元,用于購買轎車;2003年至2006年,分三次以支付“年薪”的名義送給趙廣宇人民幣60萬元,事后趙詹奇還指使趙廣宇和毛建強簽訂虛假的聘用合作協議,以逃避調查;1998年至2006年,毛還為趙詹奇提供賭資合計人民幣8萬元,趁其出國之機送美元8000元;借其搬新房之機送價值1.77萬元的三菱空調一臺。

      記者注意到,另外受指控的兩筆受賄,一筆要追溯到1994年至1997年趙擔任杭州市交通局局長期間,趙詹奇以“借款”的名義收受了工程合作單位杭州錦江集團80萬元的賄賂,事后還指使兒子與行賄人偽造借款還款的假象。另一筆賄賂則發生在案發前趙擔任浙江省交通廳廳長期間,在杭州繞城高速公路收費權益轉讓工作中,為他人謀取利益,并同樣以“借款”的名義收受300萬元賄賂,事后同樣指使兒子與行賄人偽造“借款已還”的假象。

      至此,趙詹奇受指控的受賄金額合計人民幣560.77萬元、美元7.6萬元、新加坡幣1萬元。

      庭審中,趙詹奇不時地脫口而出:“我是國家干部,直接收錢明顯是受賄,通過廣宇的手給我會更好一些?!笔獠恢?,再隱蔽、再巧妙的受賄始終逃不過法律的制裁,趙詹奇迂回受賄之路終于走到了盡頭。

    掃一掃關注北京建筑律師
    欧美老熟妇aⅴ网,国色天香影院免费观看,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永久视频不卡
  • <table id="g66kk"><noscript id="g66kk"></noscript></table>
    <blockquote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lockquote>
  • <bdo id="g66kk"><center id="g66kk"></center></bdo>